http://www.chinayongchang.com

人不是生来就会撒谎

母亲学问不高,也未必懂得多少做人之道,但她以一种朴素的判断来决定对孩子的要求标准,甚至不惜用强硬手段制止孩子们有损高尚品质的行径。

父亲给我起的名字不算好,因为拗口不好叫所以不好记,以至于我的名字在电视屏幕上出现了数百次,还是没有多少人记得,人们习惯喊我实话实说。

这便又多了层压力,实话实说就意味着不撤谎,可谁又没撤过谎呢。专家说,如果有人告诉你,他从未撤过谎,那他就正在撤谎。

但实话实说成了你的别称,对你的要求就会与众不同,就像吃肉,本不是大事,可你一边做和尚一边吃肉就格外不行,这关乎职业道德。实话实说爱撤谎,非上小报头条不行。

人不是生来就会撒谎,该撒时就撒了,很有些无师自通的味道,但多少总会有些原因。先承认,我曾无数次撒谎,大部分撒完就忘,不记心上,只有几次是刻骨铭心的。

上小学四年级,一日下午上学路上。秋风拂起些灰尘,远远地,我们看见柏油路上有一团白,约摸有几十米远。几位同学一边走近。一边猜测是白纸、风筝、白布什么的。待真的走近,我眼尖手快,看清是纱巾,便捡了起来。那是一块很不错的纱巾,那个时代的奢侈品,它在几位同学手里传过后,重又传回我的手中。到了学校,我亲手交给老师,照例作为拾金不昧者而受到表扬。说实话,我那时是班级和学校都数得上的学生,受表扬乃家常便饭。这次表扬也就没放在心上,谁知竟埋下了祸根。

我傍晚放学,路上小玩一阵轻松走进家门时,发现母亲表情严肃坐在家中,似乎还沉思了许久。

对话大致如此:

纱巾谁捡的?

我捡的。

当时有别人吗?

有。

几个人?

三个。

那怎么说是你捡的?

我先看见的。

你撒谎!

我只记得母亲吼了这一句,便手执笤帚扑过来,劈头盖脸打起来。

我家兄妹四人,我最小。父亲是工程兵,逢山劈路,遇水搭桥,经常三过家门而不入,教养孩子的重任就落在母亲一人身上。我们四人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说服教育虽可治本,但见效颇慢,母亲便常常急症下猛药,打为上策,意思是伤其筋骨以触之灵魂。

笤帚被打散了,母亲也歇歇手。顺便开始第二轮问询。

为什么撒谎?

为什么说是自己捡的?

说!

我觉得就是我捡的。

你觉得,别人都看不见,就你能看见,是吧?撒谎是品质问题,从小品质不好,长大就得蹲监狱,你知道吗?

知道。

知道为什么还撒谎?

我没撒谎。

于是,第二轮痛打开始了。

晚上,后背火辣辣的,我躺不得便趴着,趴着难以入睡便想:第一,以后遇到类似情况躲着;第二,查清谁告的密,断绝和他的一切关系。

印象中好像第二天我还发了高烧,记不清了,就算高烧也行。

母亲功劳很大,她学问不高,也未必懂得多少做人之道,但她以一种朴素的判断来决定对孩子的要求标准,甚至不惜用强硬手段制止孩子们有损高尚品质的行径。多少年以后,我和哥哥姐姐相继工作,得到的一致的评价是善良,老实,还有些窝囊。虽都默默无闻,无大成就,但兄弟姐妹间一直互相信任,互相关照,只一份融洽就让许多家庭羡慕不已。 共3页123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mg4155手机版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