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yongchang.com

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

《过春天》是一部由白雪执导,黄尧 / 孙阳 / 汤加文主演的一部剧情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过春天》观后感(一):充足又欢乐

香港和深圳 一个特殊环境下成长的女孩儿

人物设定是大家常见的角色

有家庭关系 有友情 有懵懂的爱情

不多不少 不过分渲染 不花哨

最后回归到一个现实的社会问题上

带感的音乐出来的时候

很想要跟着一起跳舞

尽管也有紧张的情节

但有律动的音乐和晃动的镜头

所以整个观影还算轻松 挺舒服的

剪辑和音乐确实是亮点

导演的处女作 很棒了

映后很足很有趣

很欢乐的剧组

很可爱的主创

《过春天》观后感(二):青春犹如iPhone,正当时炙手可热,过去后无人问津。

“好喝是什么味道?甜的咯。”那么青春是什么味道的呢?

刘子佩奔跑着赶车过关,奔跑着感受青春;她奔跑着路过行人街口的镜头重复出现,在这繁忙的环境中那么低、那么小、但却又那么活泼。

青春就像一代一代的iPhone一样,正当时炙手可热,过去后无人问津。青春就是充满困惑,她不会懂爸爸那个电话中的七百万是什么意思,她不懂靠炸薯条怎么会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她不懂怎么去面对纷乱的情感,她更不会懂怎么去回避来自成人世界的蛮横和利用,她无所适从。

刘子佩可怜鲨鱼被困在鱼缸里,所以她义无反顾地帮有着鲨鱼纹身的他;热烈的青春想知道冻的感觉,所以她会说“我希望香港下雪。”青春就要有这样浪漫不切实际的幻想。

片中一个重要的情节就是刘子佩作为水货客反复过关,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为了满足影片类型元素的需求;但关卡、隔阂的镜头和概念逐渐渗透进全片,初入社会兼职时候的浅景深,父亲的集装箱住所与背后灯火通明的高楼;此时此刻这个关卡不只是地域之间的隔阂,而是母女之间、父女之间、阶层之间、文化之间、是16岁刘子佩的青春与这个成人世界的巨大隔阂;就算她看似每天都经过,但都只不过是假装镇定,她从来都不曾轻松;放生鲨鱼是想放飞自我,想要去到没有关卡、不需要被频繁检查的地方。

站在山顶,似乎下雪了;“这,就是香港啊!”

《过春天》观后感(三):《过春天》入围多伦多电影节 展现“冲动青春”

由田壮壮监制、白雪执导的电影《过春天》,日前正式公布入围第43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新发现”单元,并将作为该单元开幕影片进行全球首映。据悉,“新发现”单元着眼一年来全球优秀的电影处女作,作为唯一入围本单元的中国影片,《过春天》同步曝光先导海报及一组剧照。

电影《过春天》系万达影业“菁英+”战略新导演扶持计划首部作品。并由国内知名导演田壮壮担纲监制,为影片保驾护航。对于参与该片的监制工作,田壮壮表示“对于电影导演来说,对生活、对经历的独特感知,是铸就一部好作品的关键,白雪的《过春天》,主人公的经历是她通过大量的采访、调研编织出来的,她有一些对电影很好的直觉,内外环境对她的打磨也带来了一些帮助,在创作拍摄期间,和整个团队一起努力,心怀感激与担当,这些合在一起,完成了这部有诚意的影片。”

《过春天》以女主角“佩佩”为主视角,围绕家庭、朋友、憧憬,呈现一段颇有“冒险”感觉的青春故事。16岁单非家庭女孩“佩佩”,她的城市既是香港、也是深圳,一边有身份,一边有生活。为了和闺蜜的约定,为了自己的存在感,为了懵懂的好感,她内心的冲动被点燃、“水客”成为了她的另一个身份,一段颇有“冒险”感的青春故事就此开始。在曝光的先导海报中,一趟标有“罗湖-红磡”的港深地铁呼啸而去,学生装的佩佩竭力向前奔跑,“方向感”、“冲动感”油然而生,青春呼啸而去,她又将如何面对。

随着电影《过春天》被确认入围第43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新发现”单元,出品方表示也将会安排主创代表在9月前往多伦多出席首映系列活动,并与媒体观众进行现场交流。“我们希望多伦多电影节为这部影片开一个好头。后续其他国内外电影节也先后给予了邀请。我们希望有更多机会让观众看到这部片子。”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多伦多电影节,包括《影》、《邪不压正》、《地球最后的夜晚》等国内佳作均会在电影节上进行展映,而《过春天》是TIFF选片人非常看好的中国新生代导演影片代表,让我们拭目以待。

对于本次参与多伦多电影节,导演白雪给予期待:非常开心能够以TIFF作为一个起点,和大家交流我的片子,这是一部现实的片子,双城,迷茫,冲动,水客。片名《过春天》有两层含义,即是水客行话,更是故事基调,佩佩是特殊的,每天在深圳和香港之间往返,我以她的视角为切入点,开启整个故事,是一个特别的青春故事。

《过春天》由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出品,田壮壮监制、白雪执导、黄尧、孙阳、汤加文、倪虹洁、江美仪、廖启智、焦刚共同主演。将于多伦多当地时间2018年9月7日进行全球首映。同时,影片将于年内与国内观众见面,敬请期待。

《过春天》观后感(四):成史上首部多伦多电影节新发现单元开幕片,《过春天》胜在题材

其中不乏多部“中国力量”:主竞赛单元派出了姜文和张艺谋两位大导演出马;贾樟柯的新片《江湖儿女》入围了大师展映单元;杨幂主演、刘杰导演新片《宝贝儿》以及台湾导演何蔚庭《魅力城市》分别进入了特别展映单元和站台展映单元;

其中还有一部,来自导演白雪的处女座作品——《过春天》异常引人关注。其不但入围了电影节的“新发现”单元,并且还成为了该单元的开幕影片。该片也是首部作为该单元开幕影片的华语电影。

能够从众多处女作影片中突围,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的选片人乔凡娜·芙维给了这样的理由——

本片已于多伦多当地时间7号进行了全球首映,引起了外媒的密切关注。

quot;白雪的处女座《过春天》真的很惊艳!

她是一个值得大家期待的导演。

她在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城市的展示方面取得了平衡。

粤语和普通话的并置非常有趣!

中国电影在蓬勃发展!

quot;《过春天》是一部有才华又有创造力的作品!

quot;我想对参加多伦多电影节的各位说

如果你有空的话,强烈推荐你们去看《过春天》。

这是白雪导演的第一部长片,也是主演黄尧的首秀。

也是我第一次看将粤语和普通话字幕分开的电影。

quot; 白雪执导的《过春天》流畅又有闪光点,

她用她的智慧和成熟的镜头语言,

告诉我们,

这些跨境货物、

欲望和跨境人员的矛盾,

已经成为21世纪社会现状。

少女、双城、迷失、回归.......看起来并不复杂的关键字却拼凑出了一个并不简单的青春成长故事。

冲突融合大城市与小人物同样都有成长的隐痛

《过青春》虽然主角是少女,但是其中还有一个因素让我们不可忽略——城市。影片把背景放在了深圳和香港这两个大城市。虽然地缘相连,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城市风貌。女主佩佩的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冲突与尴尬——生活在深圳,求学在香港,特殊的两点一线是她每日必经的课题;一面拿身份,一面过生活。身份的冲突让她觉得尴尬又疲惫;内心希望挣脱,环境却要求她顺从,心灵的冲动成为她最终成长的关键。

去年有一部同样讲述少年成长和城市发展的电影《路过未来》惊艳戛纳,背景也是放在了深圳,关注人群放在了第一代农民工子女。虽然成长于此,但是他们的父母却不能给予他们稳定的环境,城市没有成为他们的家,只是每天路过的熟悉而又陌生的风景,和那些想要努力融入却阻碍重重的心。

《过春天》里,“双城”的设置同样也有此番意向,既是冲突亦是融合,犹如深圳当年从小渔村发展到与其一般繁华的大都市,双城概念逐渐变化、扩大、而身处其中的人们,则也是随着这种变化融合、出现了各自的人生变化。对于《过春天中》的佩佩来说,渴望成长渴望融入,却发现人和人,人与城之间的距离不是城市之间那般有据可循。

迷茫冲动千禧一代的他们,又该拿什么定义

当社会新闻还在用“丧”、“佛系”等词调侃90后时,却不曾细想第一批00后已经迈入了大学校园。这批诞生于世纪之交的孩子们,曾被媒体们赋予了独特的称谓——千禧一代。

女主角佩佩的年龄被设定在16岁,毫无疑问,导演向我们展现的是成长于港深都市夹缝中千禧一代的故事。

2000年代的中国,正是经济腾飞的十年。千禧一代伴随着高速发展的社会成长,他们所见所感的是一个积极向上、幸福感十足的社会,比起80后的叛逆,90后的佛系,00后的孩子普遍被认为更加乐观单纯;但同时他们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获取信息极为便捷的年代,冗杂的信息也容易让他们陷入更多诱惑里。冲动,滋生地似乎也更快一些。

电影里,佩佩为了实现自己和好友的愿望甘心冒险去做“水客”时,我们似乎也看到了他们身上的迷茫与冲动。虽然哪一个年代都不缺冲动,但是这个时代却显得尤其浮躁。虽然《过春天》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是我们却从中窥探出了一代人的迷茫与困惑;同时导演将镜头对准的还是尚未被广泛关注的一代人,亦是为许多人打开了一个新的体悟来源。

现实历史历史带不走的问题 现实也无法解决

影片里还有一个设定极具“港深特色”——佩佩的父亲是香港人,在深圳认识了妈妈阿兰后和她结婚生子;但其实佩佩的爸爸在香港却早有家室,佩佩父母的婚姻其实并不被承认;但又因为父亲是香港人,她也拥有着香港的身份,得以有去香港念书的机会。

不熟悉深圳发展历史的人可能很难想象,这种现象在90年代的深圳香港十分普遍,像佩佩这般家庭诞生的孩子被称作“单非仔”。可以想象,这些孩子除了要适应双城之间的文化差异,还必须忍受来自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这是历史遗留的问题,同样也是城市发展留下的问题,是人们欲望走歪后产生的问题,但是承受这一切的却是物是人非的现实和已经成长的孩子。或许现实里并没有这样一个做着“水客”的“单非仔”的佩佩,但是却真实存在着这样一群成长在破碎家庭的孩子,导演第一次将镜头对准了他们,向我们呈现出了属于他们的现实故事。

《过春天》包含着的如此众多的现实元素,足以令其成为媲美《我不是药神》、《嘉年华》、《盲山》等众多优秀现实主义题材电影的作品。它的剧情或许不那么跌宕起伏,它关注的事件或许不那么触目惊心,它着笔的人群或许经历没有那么悲惨,但是却实实在在让我们看到了一段历史、一段现实和一群人。

在现实主义题材影片越来越受到关注的今天,《过春天》能够受到国外媒体的认可赞誉也不足为奇,或许《过春天》真的是一部值得我们细细观赏的好片,让我们拭目以待。

《过春天》观后感(五):《过春天》导演:定黄尧做女主角力排众议,粤语卡掉一批当红小花

新浪娱乐讯 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接近尾声,由田壮壮监制,白雪执导的电影《过春天》一路以口碑制胜,最终获得费穆荣誉最佳影片、最佳女演员两项大奖。就在上个月,该片才刚刚受邀担任了多伦多电影节Discovery单元的开幕片。对于青年女导演白雪来说,连续两个国际影展积累下的高口碑无疑为该片未来公映开了个好头。

“过春天”这一看似充满灵韵诗意的短句,实际是一语双关,既是水客的行话,更是故事的基调,诉说着我们不甚了解的故事。这部电影的出现,为国产青春片吹来一股清新之风。

影片主人公是一位身着朴素校服、梳着干净马尾的中学女生,她家在深圳,每天穿过闸口去香港上学,说一口地道粤语,是典型的“单非仔”。她的特殊身份造成了她对地域认同感的缺失,一次偶然机遇使得 “水客”成为了她的另一个身份,青涩的外表、危险的行当在她身上发生着奇妙的碰撞,她自知置身危局,却总能来去自如。

《过春天》剧照

《过春天》不是一部纯粹的犯罪类型片,也不只是一部讲述问题少女的青春片,甚至没有预想中的“狗血”桥段。在导演白雪看来,它是一部有现实切入点、探讨人物内心、有一定工业制作水准的剧情片——开拍之前,导演曾深入深圳和香港两地走访调研,做了两万字的采访记录;在没有任何投资保障的情况下,沉心打磨剧本长达两年。后来,正是这一扎实的剧本打动了青葱扶持计划及投资方万达,也打动了倪虹洁、廖启智、江美仪、焦刚等实力派演员低片酬加盟。这何尝不是又一位新导演的励志故事呢?

近日,《过春天》导演白雪对话新浪娱乐,讲述了她在这部电影诞生前后的幕后故事。

导演白雪

深入两地调研特殊群体 女主角身份迷失映射大陆香港关系变化

新浪娱乐:电影是如何受邀成为多伦多新发现单元开幕片的?

白雪:在拍电影之前,我完全没想到能入围电影节。我之前对多伦多电影节不是特别了解,拍完片子之后,因为有青葱计划李少红导演的加持,少红导演邀请了电影节选片人来看。选片人应该对中国文化比较了解,他们看完那一稿之后,我后来又改了一下,又邀请选片人看了一下。等于第二次看完片之后,他们就决定可以邀请我入围。

Discovery单元有46部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处女作,我们这部电影可以代表华语电影作为开幕影片,这个是非常荣幸的一件事情。

《过春天》剧照

新浪娱乐:这是一部关照现实、题材很别致的电影,导演本身就是深圳人?最早是如何观察和调研“走水”现象的?

白雪:我是西北人,但是在深圳长大的,我是在90年代初的时候去到深圳的。深圳人其实对走水这些话题特别了解,对这种人群也特别了解。我在电影学院有一位编剧朋友,她是香港人,她写的一个故事就涉及到“跨境学童”,我看完之后就觉得就好像点醒了我一样。我往返于深圳和香港之间做调研,之后剧本大概写了有两年的时间,确实有点拖沓,因为是第一次写剧本。

我是电影学院本科07年毕业的,后来又考了导演系MFA,导师是乔梁导演。我一直都还没找到方向的时候,我就不断去深圳香港那边看,认识了几个爸爸是香港人、妈妈是内地人的女孩子,去跟她们聊。还跟各个年龄层跨境上学的孩子聊,跟海关聊,跟辑私局的聊,跟水客聊……故事发生的地方,我基本都自己去看、去采访,做了大量调研工作。

回来后我大概写了有2万多字的一个采访记录。我觉得这是我自己比较习惯的一个创作方式,就是还是习惯从真实的生活当中去提炼素材。

新浪娱乐:作为一部横跨香港和内地的双城故事,你的表达冲动源自什么?

白雪:首先我自己对深圳是熟悉的。我印象中除了张暖忻导演的《南中国1994》、李睿珺导演的《路过未来》没什么电影去真实反映深圳这个城市的故事, 所以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和这个城市有关联。后来,我接触到了身处 “单非家庭”的两位女孩子,她们有着特殊的双重生活,一边拿身份,一边过生活。我接触的两位女孩子一个14岁,一个16岁,她们的经历让我的故事找到了支点。

至于片中涉及到的“走水”,首先它当然是一个违法的事情,在完成剧本的时候,我就想我总得给她一条动作线,我想如果我是她,我每天会干什么?后来就上网查了一下,发现有这种现象。香港那边的媒体会偷拍到一些中学生在上水的天桥,有一个人背着书包给她们发手机,每个人发两个那种。于是就决定把这个比较现实的事情融合到我的故事里面。

这部电影本质上还是写一个人的青春成长故事。这个女孩子身份很尴尬,她在香港有学校有朋友,但在深圳没有朋友,每天都是一大早就去香港上学。这种双城生活,让她注定会成为一个没有身份认同感的人,在走水这件事情上,她充分找到了认同感。

理清楚这些之后,整个故事就通畅了许多。

《过春天》剧照

克服两地拍摄习惯差异 一群因热爱相聚的伙伴

新浪娱乐:好像最早参加青葱计划时的名字还是“分隔线”?后来为什么改成“过春天”,有什么含义?

白雪:对,那是以前的一个名字,我觉得有点太硬了,一直想改,后来一次在万达放片的时候,有同事看片后提议说“片子叫‘过春天’可好?”当时我就觉得太妙。

影片台词出现过这句话,虽然没有加个括弧去解释,但我觉得观众是可以意会的。

“过春天”这几个字搭配在一起,很多人不知道它的含义,会有点好奇,看完电影才会知道,这三个字组合在一起,又有一点诗意,好像说了点什么。

从一个少女的成长角度讲,这个故事是一段旅程,它讲了一段成长美——懵懵懂懂的一个女孩子,她最开始有了一个小小心愿,陷入不可控之后,什么都没了,那么到底这个世界给她的是什么?我觉得就是她重新有了生活的勇气,要去独自面对和担当。

新浪娱乐:拍摄时是香港深圳两头跑吗?这样跨越香港和大陆两个地域的题材,在制片上是否有难度?

白雪:确实是非常艰辛的一件事情。两地拍摄的工作人员会分成两个制片团队,但核心主创都没有分开,包括摄影美术录音等等,这些都是一个整体。我们有香港专门的制片团队,他们也真的是很专业。

过程中也有一些有意思的事。香港团队的制片程度很高,他们看景的时候都是详细记录这个景拍几点到几点,下一个景几点到几点,都是安排好的。

我们是在香港开机,在深圳杀青,杀青之后,香港的制片人员从香港提着酒来深圳看我们,两地工作人员都互相被对方的专业折服了。

在香港我们有一位老牌的TVB的制片人,他现场管控能力非常非常好,我们为了节省开支,在香港很多工作人员都是打车开工,我们除了那些需要大厢车的组,比如美术组、服装组、道具组、摄影组有车之外,其他人员一律都是打车去开工,而且安排得井井有条,没有人迟到。我们的创作过程处于一种非常轻松的状态。

《过春天》导演白雪

新浪娱乐:海关是片中一个重要场景,通常来说这个地方连拍照都不被允许,你们是怎样争取到拍摄许可的?

白雪:在海关申请拍摄确实不容易。口岸是由四个单位组成的,要进到那里拍戏,必须得四个单位都同意,我们这么多人和设备才能进去。能够实现这个拍摄,我们的确是以诚动人,很诚挚地去沟通,阐述自己的拍摄初衷以及影片的核心观是什么,他们了解后的确愿意帮助你。非常感恩,对于我们这些年轻创作者,尤其是第一部电影,“心”特别重要。

为找到合适女主角拒绝一众当红小花 剧本是打动演员的敲门砖

新浪娱乐:片中演员都很适合他们的角色,你是如何挑选演员的,是香港角色就从香港找,大陆角色就从大陆找?像佩佩这样一个特殊身份的女孩,你是如何找到黄尧来饰演的?

白雪:黄尧是颜卓灵的经纪人推荐的。黄尧是佛山长大的,会说粤语,但祖籍是河南的,她身上兼备了我需要的演员的特性。光是会说普通话和粤语这个要求其实就特别难,卡掉了一大批当红小花,我说很多人可能形象上很合适,但是台词我真的没有办法去补录,或者是配音。后来决定用黄尧,我个人也可以说是排除众议吧。

第一天拍戏的时候,我的美术老师阿康,也是去年金马奖最佳造型获得者、《一念无明》的美术师,他在我旁边说,“黄尧是天才”。他们见的演员比较多,为什么能表演自然、不留痕迹这些,之前也有记者问我是怎么指导的,我说她真的是自己有表演的方法。

《过春天》女主角黄尧

我们这个组虽然说不大,但是每一个人都非常用心。黄尧为了我这个戏等了六个月,这六个月她什么事都没干,到拍摄时,我发现她根本不需要拿剧本,因为台词她已经非常熟悉了。她是一个有魅力的人,如果连女主角都没有魅力,可能观众就不会想看下去。阿豪是我们的摄影师在台湾拍戏的时候见过的,推荐给了我,他叫孙阳,在台湾演过很多话剧,有扎实的表演功底。演七仔的那个黄毛男孩,其实是我原先阿豪的候选人,后来我决定用孙阳演阿豪的时候,他也没说别的,我觉得他演的七仔戏虽不多,但也非常出彩。这帮年轻演员日后一定是大有可为的。这是我的幸运,就是能遇到他们这些好演员。

新浪娱乐:相比几位主角,配角倒是更资深一些,有倪虹洁、廖启智、江美仪、焦刚等加盟。作为一位第一次拍电影的青年导演,你是怎么争取到这些实力派演员的?

白雪:倪虹洁是一位经纪人介绍的,廖启智老师和焦刚老师都是我就想要他们,然后去联系的。江美仪是我们去香港找演员的时候,想到觉得很合适然后去联系的。之所以能打动他们,我觉得还是因为剧本,剧本对于青年导演的项目来说是一块敲门砖,演员们能从这部电影中获得的,肯定是比我从他们身上获得的要少,因为肯定有更多更好的大片找他们。他们能来,就是因为喜欢这个剧本,也包括我跟他们聊天之后他们对我的一个认可。

我觉得演员和导演的相遇是一种缘分,有时候你错过了一些,然后你会迎来一些新的可能性。江美仪老师特别好,我一见面就跟她说我对花姐造型上的设想,问她可不可以把头发染成紫色,她说特别好,还说不仅头发要这样,脸还应该是素的——她丝毫不介意自己不加修饰地出镜。她作为香港人,也觉得这样的故事特别有趣,很多香港人都不知道这个区域发生的故事,就有点像咱们燕郊或者是通州发生的事,可能在北京别的地方住的人都不太了解。这个故事确实是香港和内地电影都没涉及到的一个领域。

《过春天》剧照 佩佩与闺蜜JO

新浪娱乐:演员们的造型也很有市井气,比如阿豪的头发挡住一只眼睛,看起来好像真的像一个路边摊的打工仔;佩佩和闺蜜的家境相差悬殊,他们的衣服也有一点细微的区分等等,总之虽然是现代都市戏,能看出造型也很用心。

白雪:是的,阿康老师很厉害的。你看佩佩永远戴着两根橡皮筋,一根黄的一个黑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反正就是看起来特别对。拍的时候,你都不一定能拍到那么多细节,包括花姐的手机壳,那些水客的手机链、袜子等等,都是他们设计的,我非常庆幸能够拥有一个这样优秀的班底。

新浪娱乐:看网上的一些资料,仿佛也看到暧昧的爱情线,可以简单说一下吗?

白雪:我一开始就没想讲爱情,你回头想想你的青春期,有没有真正的爱情?我觉得是荷尔蒙。所以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真正的爱情片,当然因为演阿豪的演员太帅太温柔,所以离我最初的初衷又有了一点变化。但是我觉得就是这种灰色、模棱两可的地带,是电影最迷人的地方。

《过春天》剧照 佩佩与阿豪

田壮壮让我明白好监制的标准 《过春天》提高了处女作工业水准

新浪娱乐:田壮壮作为你的老师和这部电影的监制,对你有过哪些指点?

白雪:我觉得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监制,几个非常重要阶段他都参与了。一个是剧本阶段,他给了我很多的建议和指导,第二个是开机之前的剧本围读和人物造型他也来了,最后的后期剪辑他也来进行指导。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我是第一次拍长片,很多地方可能有拿不准的,然后就会去问他,他会给出一个意见,但还会加一句“你自己定”。到后面剪辑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我明白了,因为我到后面问他的事情越来越少,我说田老师,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老让我自己定了,你是希望我能够慢慢成为一个有独立担当的导演。

我觉得这是监制给我最大的帮助。就是他能够帮助我,但又没有干涉我要拍成一部田壮壮的作品,而是充分保护我的直觉和判断,在不偏离的情况下都是让我自己去做。这就是一个好监制的标准,尤其对青年导演来说。

《过春天》获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影片

新浪娱乐:本片受到青葱计划的扶持,可否分享一下你参加青葱计划的经历?

白雪:一开始我完全是抱着想学习一下的心态去的,觉得如果我剧本哪有不足,能被指导改改也是好事,没想到能够走到最后入围。参加的时候我没有特别大的功利想法,这样反而会比较顺畅。我还拍了一段样片,当然效果肯定没有现在的好,但就是当时那一个小的片段为我赢得了后面的资方,所以我觉得青葱这趟旅程是特别关键的。

而且我觉得青葱和其他青年导演创投计划不一样的是,它真的是很多前辈一步一步帮着你这个东西去一点点往前走。我的片子做完后期之后,青葱的那些大家长们还在不断地帮我们,把他们在业内的很多资源对接给我们,让我们永远有一个娘家人在关心着我们的感觉。

新浪娱乐:你是通过青葱计划获得投资的?这部影片投资规模如何?

白雪: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2017年的青葱计划,万达影业是战略合作伙伴,他们的菁英+战略体系中包括了新导演合作,当时负责制作的领导觉得我的故事不错,双方经过沟通,就很快的开始推进后序工作了。一开始我自己的想法是给多少钱我都拍,钱多少对我来说不是障碍,但是我希望它是我能控制的,万达方面给予了不错的空间,他们有自己的一套成熟运作标准来推进每一个项目。我非常感谢他们。后来,当片子出来后,很多电影节的选片人都觉得整个电影质感提高了中国青年导演处女作的工业标准。

新浪娱乐:如今国内青年导演创投计划层出不穷,在甄别和参与的过程中,你有什么心得和后来者分享?

白雪:我只参加过青葱计划,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主要的还是你自己要不断地梳理剧本。我个人的感受是,先要把自己的初衷想得非常清楚和纯粹,就是你觉得有一个故事不拍不行,是一定要拍的。如果你有杂念,其实都能看得出来。所以我觉得一颗纯粹的心是比较重要的,然后所有这些创投都可以去参加,是金子,怎么都能发光的。

原文链接:?id=2309404296790198363386#_0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mg4155手机版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