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yongchang.com

里所发生的罪恶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观后感

这是战时的德国,彼时的柏林还未被战火燃烧,但是,即使是幼孩的生活,也依稀有战争的影子,于是,几个七八岁的男孩,他们的游戏就是伸展着臂膀,将自己想象成一架翱翔的战机,互相追逐。

八岁的布鲁诺的世界,是和同龄孩子的游戏和友谊,以及沉浸在幻想的探险世界中。即使他的父亲是一个纳粹军官,即将升职去奥斯维辛集中营,对于他来说,那也只是一座奇怪的农场,里面的人都穿着条纹睡衣。对于他来说,世界的真相还远未凸显,就像影片开头所引用的一句名言那样,一个孩子,在他还未开始用理性去思考世界之前,他们是用听觉、嗅觉和视觉去认识世界的。

可是,有一些强大的阴影在逼近。请来的家庭教师向孩子灌输纳粹的思想,纯种雅利安人的高尚,犹太人的邪恶。孩子似懂非懂,就像他嗅到的从“农场”的烟囱里出飘过来的怪味,他奇怪,但懵懂。他偷偷地从小门溜出去,来到了那个“农场”,和铁丝网里的一个瘦弱的小男孩萨缪尔缔结了友谊。从他有限的角度,他并没有发现“农场”里所发生的罪恶,在影片中,布鲁诺对“农场”的观望只是一片荒凉的工地,几个瘦弱的工人在搭造一个临时营房,以及那一阵阵急促的哨声。那些牵着狼狗巡视的士兵不在他的视野中,毒气室焚烧炉也不在他的视野中。他并不清楚里面到底在发生什么,但是他在思考在判断,通过在他家厨房劳动的那个颤巍巍的衰弱的医生,以及因他的撒谎而导致萨缪尔被打,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有一种罪恶在发生。但是当他偷偷地观看了纳粹对集中营的美化宣传后,他释然,他紧紧地拥抱从观影室出来的父亲,深感欣慰。

影片里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布鲁诺的姐姐,十二岁的小女孩,一个前一秒钟还是整天抱着布娃娃的天真女孩,在家庭教师的洗脑之下,后一秒就将所有的布娃娃扔进地下室,而床头则贴满了纳粹的宣传海报。当她的母亲惊讶地发现了这个变化之后,责问做父亲的他们请了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教师?而父亲则回答,那是所有的孩子都必须要接受的教育。而那个科特勒中尉,一个粗暴对待犹太人的青年军官,其父亲是一个文学教授,因为反感希特勒的政策,移居瑞士。而他自己则因为向上级隐瞒了这个细节而被派驻前线。而布鲁诺的祖母则对布鲁诺的父亲的职业一直微言加讥刺。我就想,父母或者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到底是在什么向度上?

当布鲁诺的母亲知道了丈夫所从事的事情的真相时,无法忍受,决意带着孩子离开这个罪恶之地。走之前,布鲁诺决定为自己的撒谎而向萨缪尔请求宽恕,于是他答应换上条纹睡衣,爬进“农场”帮助萨缪尔寻找父亲。

当布鲁诺自己也变成了一个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时,他离真相越来越近,离死亡也越来越近。

在纳粹的对集中营的美化宣传影片中,布鲁诺看到一个小女孩跳着脚高兴地走在砖头铺成的小径上,旁边是咖啡馆,人们在休闲娱乐。可是当他随着萨缪尔跑过这条小径时,他什么都没看到,既没有咖啡馆,也没有脸上洋溢着快乐笑容的女孩,而所有的人都挤在狭小而密闭的房间内,惊恐慌乱,死亡的气息在弥漫,当他们被赶进毒气室的时候,他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而毒气室外,则是脱下的条纹睡衣,一堆一堆。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观后感

同大多数讲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片子不同,这部《穿条纹睡衣的男孩》不同于大多数片子,是个美好的结局。这部片子,则独树一帜,是一个沉重的悲剧。

悲惨、凄凉、使人痛心的结局,母亲、姐姐跪在孩子的衣服前哭泣,父亲忏悔的眼神,也能反应出当年的事实。“奥斯维辛集中营”所带来的,不仅仅是犹太人的伤痛,更是全人类的伤痛。它所带来的,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历史,是人类史上的悲剧。名胜古迹的摧毁,经济的重创,科技发展的停止不前,都可以用时间去弥补。而当代犹太人的智慧,或者说是无价的生命,都一去不复回。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给布鲁诺一家削土豆的犹太老人,有着高超的医术,却变得英雄无用武之地,沦落为一个打杂的佣人。希姆尔的父亲,是个钟表匠,却只干起来了修补鞋子的粗活。还有很多,无数的犹太人,他们的高智商,他们能力范围内能给人类带来的贡献,却只化成了焚尸炉里飘出的灰烟。

在德国人眼中,犹太人是邪恶的,甚至连很多儿童,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有一种憎恨、恐惧犹太人的心理。这源于历史遗留问题,也源于德国历史的扭曲和放大,更源于当局的邪恶。希特勒,通过从基层教育入手的方式,在一批德国人的心理,埋下了仇恨的种子。这,甚至使他们失去了基本的人性,糊里糊涂地做着,浑然不知自己以犯下滔天大罪。要怪,只能怪一些恐怖的、怪癖的、狂妄的思想极端分子,他们的恶毒思想,传入了民间。其危害,远胜于SARS等传染病,精神的毒害,使人们分不清是非,甚至无药可救。

可现在,在中国,也面临这种问题。在历史遗留的钓鱼岛问题上,中国很多网民、愤青,就有着一种很不理智的态度。“宁可华夏全是坟,也要杀光日本人”等极端口号在网上疯传,甚至在某些地方,出现砸抢日店、日车等危害社会稳定的行为。这种“伪爱国主义”,毒化了中国人的精神环境,活像一群强盗。但,仍有一群不理性的人,为之喝彩。甚至,有时在小区里都能听到一些“拿原子弹轰平小日本”的言语,这些话,传进了很多甚至都没上幼儿园的小孩的耳朵里。

在不经意之间,中国的一代代,都有那么一部分,被这种“伪情怀”毒害,在不经意之间,这种当年法西斯的思想再次浮出水面。

也许,中国的政府,人民的领导者,他们是理性的,他们能看清事实。或许,出于美国的威慑;或许,出于中日海上力量相近,中国没有绝对的把握;或许,在很多亚洲国家,如越南、菲律宾等国的虎视眈眈下,中国政府,没有选择通过火拼解决问题。或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所谓的中日大战。

因为,曾经的画面,依然浮现在人们的眼前。一幅幅血腥的图画,向人们陈述着战争所带来的悲惨结局。当今,国人的爱国主义,一直没有拜脱泄愤的方式,是一种悲剧;祖国的后代,被一种“伪爱国主义”所毒害,也是一种悲剧。无数的悲剧,到最后所带来的结果,将是一段无法回首的历史。

理性吧!让祖国的后代,自己思考!让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待历史,而不是带着大人思想的阴影,面对未来。也许那时,他们会发现那些所谓“敌人”的优点、长处,也许他们还会像布鲁诺和希姆尔那样,成为超越种族、国度、生死的朋友,营造出一个属于全人类的伊甸园。

当代的所有国人,我们无权给后人戴上思想枷锁。未来,需要一批有着独立思想、国际态度的后人。未来世界,不需要一种因无法摆脱历史的报复心理!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观后感

一个德国军官因被派往一处集中营而举家搬迁到集中营附近,其中包括八岁的儿子布鲁诺。布鲁诺因缺少同伴而偷偷地去一处被他无意中发现的,他认为是农场的地方玩——其实,那里就是集中营。在那,隔着一张电网,布鲁诺发现了一个穿着条纹睡衣的男孩——希姆尔,并与之成为朋友。

布鲁诺曾一再地指着他刚认识的朋友衣服上的囚号,问:“这个号码游戏是怎样玩的?”希姆尔告诉他,这不是游戏,只是一个号码,他们在里面只是一个号码。是的,这只是一个游戏,是成人世界里一个残酷的游戏。布鲁诺还问,这个电网是防止动物走出来吗?希姆尔很不可思议地告诉他,这是防止人跑出来的!两颗童稚的心,怎么能够理解,这丑恶的事实。他们都觉得迷惑,事实超出了他们的正常思维,可是,他们只能继续活在大人善意或丑恶的谎言里……

犹记得,希姆尔告诉布鲁诺他是一个犹太人时,那一脸的自卑和难堪,还有那让人心酸的受伤的眼神。一个孩子,甚至还不知道真正的丑恶是什么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打上了丑恶的烙印。他不明白,为什么犹太人就要被关在这个可怕的地方?犹太人难道真的是那些士兵骂他们的那样,是邪恶的,甚至是垃圾一样的东西,而不是人吗?因此,当告诉朋友自己是犹太人的时候,他心里是多么的忐忑和羞愧……

终于,布鲁诺在自己的家里见到了希姆尔,作为一个临时的仆人。布鲁诺突然有了一丝优越感,他说:“也许我们真的不应该成为朋友。”可是,他还是把蛋糕拿给希姆尔,并且很开心地看着希姆尔狼吞虎咽。这时,狼一样的副官突然闯了进来,并呵斥小希姆尔偷蛋糕。希姆尔萎缩地说,这是布鲁诺给他的,布鲁诺是他的朋友。可是,只有八岁布鲁诺在副官的逼视和恐吓下,出卖了他的朋友。他说:“我不认识他,我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吃了……”。两个孩子,再一次在这个荒谬而恐怖的世界里迷失了方向,他们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他们都感到痛苦和迷茫——出卖者和被出卖者,泪水和鲜血,没有对错,只有笼罩在他们身边的阴霾,蔓延成一张狰狞的脸。

布鲁诺要离开这个地方了。在离开的前一天,布鲁诺知道了希姆尔的爸爸失踪了。为了弥补上次出卖希姆尔的过失,布鲁诺决定在离开那天混进集中营帮希姆尔找到他的爸爸。那天终于到了,在电网边上,布鲁诺挖了一个洞,脱下自己的衣服,换上了希姆尔给他准备的条纹囚服,然后从洞里爬进了集中营里。

在集中营里,布鲁诺发现了他父亲的谎言——集中营里没有美丽的花,没有笑容满面的人们,没有咖啡馆,有的只是荒凉,破败的房子和一具具瘦骨嶙峋的病恹恹的躯体。谎言,都是谎言!可是,布鲁诺还是不明白,甚至不相信自己的爸爸原来是这样的“士兵”。在寻找希姆尔爸爸的过程中,他们被混在一群犹太人中,然后送往毒气室……当毒气在天花板上倾泻下来的一瞬间,布鲁诺和希姆尔的手紧紧地牵在一起……黑暗终于吞噬了他们。

毒气室外,布鲁诺的爸爸,这个犹太人的刽子手,悲怆的喊了一声:“布鲁诺!”

集中营外,电网旁,布鲁诺的妈妈,这个美丽善良的女人,抱着儿子的衣服,撕心裂肺地哭着。哭声在集中营上,那片灰蒙蒙天空里飘荡着,天空也在流泪……

从某种程度上讲,布鲁诺的纯真其实是一种救赎,布鲁诺的死也是一种救赎。他或者就是一位天使,是希姆尔的天使,是他父母亲的天使,而且,是自己的天使。有时候,死,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愿天国里没有集中营!

  • 楚门的世界观后感
  • 超强台风观后感
  • 沉默的羔羊观后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mg4155手机版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