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yongchang.com

母爱日记

母爱日记

有一种母爱,是默默的,默默于情深意笃的文字中。

乙己去密云开会。乙早6时许回京,先开4天冰心学术会。带来水仙一筐,大号的头,并有大柚子一个,桂圆一包,鱿鱼一大包,大蜜柑10个。此段文字 是胡挈青于1990年在日记中写下的,其中的乙就是儿子舒乙。其时胡挈青己是83岁高龄,舒乙55岁。

据舒乙回忆,母亲是在1982年,即她73岁开始记日记的。1982年,对于他们母子俩,不,对于中国的文化人来说,己正如春风解冻,他们将思索、奉献的涓涓细流汇入到时代的大江大河中。总之,他们开始愉悦放松地忙碌起来了。

向胡挈青求字求画的人也络绎不绝,她热心快肠,为人纾难解困,有求必应,就得记日记备忘。其实,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舒乙忙得很少在家,除了不多的晚上和母亲吃饭外,很难有时间和母亲交流,她就得把自己对儿子的爱记在日记中。

舒乙经常在外开会,儿行千里母担忧,将这种情感倾注在文字中,也许能纾解自己无尽的牵挂。儿子一朝回到家,母便会感到无比的幸福、甜蜜,桂圆、蜜柑甜滋滋地细细数上一回,绵绵无尽的母爱也就流芳溢彩。

又如在职993年,老人在日记中写下:乙照了许多四川、山东照片,但旧房全拆,抗战痕迹皆无,留大人物故居不多,北碚故居匾仍挂着,但没有前门。这些曾飘泊过的地方,儿子重访,母亲记录下来,不仅刻录下对儿子外出时的惦记之情,更是从文字中流涌出一种母爱的记忆。(情感故事 )

据舒乙回忆,刚到四川的时候,他只有8岁,上小学三年级。因水土不服,没多久,他便长了一身叫天疱疮的水疱,流脓不止,她了这处,又长那处,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十分痛苦。

母样天天带着他去转移至北碚的江苏医学院附属医院换药,医院有一位叫刘燕公的外科大夫,医术很高明,曾给老舍割过盲肠。见舒乙的疱疮久治不愈,最后刘大夫说,刚由国外传来一种疗法,从亲人身上抽血,再注射给患者,增加病人身体的免疫力,或许能有救。

母亲一听,连想也没想,就说抽我的血吧。等往舒乙身上注射的时候,因他的小胳膊太细,找血管困难,弄了半天也打不进去。舒乙大哭不止,母亲在一旁也难过得哭了,眼泪簌簌而下。

默默的母爱总是点点滴的。1992年9月24日胡挈青老人写道:为乙去浇花。在此之前,8月16日,舒乙过生日,母亲找出一张文革 她画的画,写道:乙生日找出《猪圈多产丰收》祝寿。在这之后,即同年12月13日,日记里有这么一段:中午乙做头天剩的青菜,做面条,泡羊肉。

母爱是悄无声息地为儿奉献一份芬芳,不放过任何一次对儿子生日的祝福,儿子为自己做的哪怕点滴小事也要牢记在心。当然,儿年龄再大,在母亲眼中,永远也是需要惕励的孩子。

那是1993年1月17日,母亲在日记中写下:舒乙越来越主观。1993年5月1日:得知乙心脏忽然不适,劝其戒酒少紧张。由于在家里,舒乙说话常常不把门。不会拐弯儿,不讲策略,对老人也间或有顶撞,无意中伤了母亲的心。母亲宁肯默默地写在日记中,并且只有少少的7个字,并不渲染。母爱是一种涵养,更是一种关怀,而且这种关怀无处不在。

母爱是默默的,默默的揪心,默默的惦念,它也许是微小而细碎的,但正因为是一些细枝末节,才更显其血肉相连,让人永远不可忘怀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本文作者文集给作者留言我要投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mg4155手机版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