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yongchang.com

都应该作为这场灾祸的当事人而受到特别的关注

引导语:在遭遇危险的时候,能奋不顾身的去保护你的生命的人会是谁呢?

灾难面前,生命是最宝贵的。作为7?23特大铁路交通事故的当事人,他们的声音、他们的故事需要被倾听、被传扬。无论是遇难者、幸存者,还是失去联系的人,都应该作为这场灾祸的当事人而受到特别的关注。

幸存者体验了生死关头的电光石火,经历了命悬一线的生命劫难,对生活有了更新更深的感受和理解。

高士莉夫妇:父母之爱的伟大

撞车的一瞬间,我看见身边的行李都飞了起来,因为车身翻起,所有的东西都像浪一样翻过来,天哪!高士莉看见儿子梁飚也飞了起来,马上张开双臂,把他紧紧抱住;丈夫梁守宝也扑上去,两口子用身体保护自己的儿子,在空荡的卧铺车厢里翻滚,腰部受到剧烈撞击,感觉天翻地覆。轰的一声,感觉像一座山压了下来,然后一片漆黑。

梁守宝回忆,动车D301和D3115追尾时,妻子第一时间双手去紧抱儿子,护着他,任凭自己在车厢内翻滚。最后,第2车厢从桥上掉下,悬挂着,以90度角度垂直地面,他们也被压在下面。

孩子,没事吧!高士莉回过神来,感觉全身剧烈疼痛,但最关心的还是才17岁的儿子。当救援人员赶来救他们时,高士莉请求救援人员先救孩子。救了孩子,她因疼痛昏迷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被抬出车厢,又赶紧告诉救援人员,自己的丈夫也被困在里面。您放心,您的爱人也已被救出来了。此时的高士莉方才放下心来。

这一家三口目前高士莉的病情最重,因为双手一直抱着儿子导致腰椎骨折严重。梁守宝肋骨骨折,病情相对较轻。儿子因为有妈妈的保护头部缝了四针,目前尚无大碍。

伊家三口:不该期待的周末

金屋银屋不如自己的狗窝。不仅小宝贝念叨回家,我也期待周末快来。7月19日22:52,施李虹写下了这样一条微博。她们期待的这个周末最终还是到来了,以一种剧痛的方式。

项余岸、施李虹和他们的女儿项炜伊就在23日晚的D3115次动车上,伊家三口从此天人永隔。

伊伊的爸爸项余岸。遇难之前,他任职于浙江鹿城瓯海区教育局语文科,是一位在互联网上小有名气的站长,他自己创建的网站语文轩访问人数已接近5000万。在事故发生后,互联网上掀起了寻找余岸的行动,然而寻找的结果是一个冰凉的现实。他的微博闲坐不谈语文在最近几天粉丝数量已突破两万,虽然他已不可能再更新。

孩子的妈妈施李虹也拥有自己的微博,而全部内容就是自己女儿的成长日记。用她自己的话说:从今天起,勤写微博,以后对伊伊有个交代。

施李虹@一一成长回忆录:7月21日16:03,手拿一块布在她舅房间窗台前来回擦,还叫嚷着:妈妈,小宝贝在擦地哦。

施李虹@一一成长回忆录:7月21日16:47,晚上,伊伊在床上玩手机游戏,连着数次成功,她自叹:哇!伊伊好厉害!又连着几次成功,她更是感叹:伊伊太厉害了!真是小屁孩!(感人亲情日志 )

7?23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发生约21小时后,在被宣称车厢里再没有生命迹象后,现场救援人员在损毁的车厢里发现了2岁的项炜伊。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在被问到为何官方判定没有生命迹象之后还能找到这个孩子时,他说:这是个奇迹。也许这真是个奇迹,一个苦涩的、略带尴尬的奇迹。

7月26日早上,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护士抱着伤痕累累的伊伊。半睡中,伊伊以为这位护士是妈妈,第一次开口说:妈妈,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在场的人们无不动容。

生活是美好幸福的,真的不应该沉沦颓废,记住!

这是项余岸在7月21日9:11写下的一条微博,也许可以把它送给还在病床之上的伊伊。

司机潘一恒:

坚守岗位直到最后一口气

事故中不幸去世的火车司机潘一恒,是我父亲的好兄弟,他们曾在一个车组工作。父亲悲痛万分地说:潘师傅的孩子才7岁,他为人憨厚,工作尽职。如果昨晚他临阵脱逃,没有拉下紧急制动系统,那伤亡人数将会翻十几倍。可怜他尸骨未寒,却被人猜测事故原因是他疲劳驾驶,这种说法简直混账之极!微博女王姚晨的一番言论,令这位因事故遇难的动车司机瞬间闻名。

7月23日晚,甬温线发生D301次列车与D3115次列车追尾事故,在千钧一发之际,值乘D301次动车组的福州机务段动车司机潘一恒及时果断采取紧急制动措施,并坚守岗位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紧握的闸把穿透了他的胸膛,献出了他年仅三十八岁的生命。

当赶赴救援的温州消防战士进入D301动车驾驶室看到这一幕,他们的心灵被深深地震撼了,参加救援的军人们向他敬礼。

刘洪涛,是福建海峡之声广播电台记者,也是D301列车上的一名乘客。回忆当时的情景,刘洪涛对那名牺牲的D301司机,更多的是理解与感恩:

在那一刹那,司机进行了很及时地、猛烈地刹车,如果没有那个紧急制动的话,可能不光我们这节车厢,后面很多车厢的旅客,也不可能活着出来。

我觉得当时列车上幸存下来的乘客,应该感激这位优秀的司机。

朱平:

生命最后一刻拨通无言电话

朱平:嗯

23日晚,8时25分许,朱平家的电话铃声响了。朱平妈妈立即从厨房跑去接电话。

你到家了?朱妈妈接起电话,只听得嗯的一声,轻轻的,有些迷糊。朱妈妈只当是女儿长途乘车累的,并没特别在意。

嗯这也许是朱平今生说的最后一句话。

7月23日晚,朱平就在出事的D301次动车上。很可能是在重伤之后感到自己身体无法支撑,她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但一句话也说不出,之后手机再也无法接通。

24日凌晨29分,网络上出现第一条寻找朱平的微博:女,160厘米左右,中等身材,着浅色短袖,红色书包,乘坐D301次车。这条微博被转发了6393次。朱平亲朋好友一夜未眠在网上寻找、等待,但杳无音讯。

近乡情更怯,只是不知即将所见之景是否还是记忆中的模样。这是朱平留在校内网的最后一条留言。

妈妈,我给你带了礼物。昨天晚上,朱妈妈用颤抖着声音重复着女儿对她说的话。她清楚地记得,23日下午4时许,女儿回家前电话里告诉她要回家给她过生日,还要给她个惊喜。

23日晚9时,如往常一样,朱妈妈准备好饭菜,准备打开大门迎接女儿。

当然,女儿没能回来。

24日一早,一眼未合的朱妈妈跑了7个医院都未找到女儿。一直找到殡仪馆,才见到了女儿。

她身体似乎还是热的,快救救她!快救救她!朱妈妈反复重复着这句话,她没法相信眼前一幕是真的。那个从来不用父母操心,在父母眼中是个英雄的女儿;那个每次回家给父亲端洗脚水,说要给妈妈拍漂亮照片的女儿,就这么一句话不说,走了?!

我宁愿相信她还在北京,还会来看我们。朱妈妈泣不成声。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mg4155手机版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