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yongchang.com

土拨鼠站岗已经3天了

土拨鼠在站岗,有人要侵略他的家园。他的家在地下3米之处,有两个出口,里面有绵软的草絮供他们休息,但是这一切都无用了,已经有四五家土拨鼠的家被洗劫一空。

土拨鼠又名旱獭,他的皮毛很珍贵,能为人类换大钱,他的油能让马笼头和马缰绳坚固如钢铁。这些土拨鼠自己也知道。因此土拨鼠的妈妈让土拨鼠无论如何要守住自己的家园。

土拨鼠站岗已经3天了,3天里他目睹了不少同类进入了那队人马的皮囊。他们死得都很惨,有的才出生就被连窝端了。土拨鼠躲在一块岩石的草窠里把这一切看得很真切,看得自己毛骨悚然,但是为了家,为了家族长久的延续,他就是付出生命也不在乎。

又有一支队伍过来了,他们牵着马,扛着长杆,长杆上面有缝制的空空的丝织袋,那是用来捕捉土拨鼠用的,他们把这袋子罩在洞口,只要土拨鼠出来,就无一漏网。

土拨鼠站立的地方很隐蔽,是一块岩石,岩石四周有蒿草,土拨鼠只要精心瞭望就会看到那队人马的一举一动。那队人马中有一个人最让土拨鼠痛恨,他的计谋很多,总是在别人放弃追杀时又想出一个主意,而且他的主意没有一个落空的,总能让那个丝织袋里盛满土拨鼠的同类。

这个人30岁左右,正是人类的青年,对付土拨鼠他既有经验又耐得住兴致,他先把土拨鼠家的另一个洞口堵住,然后守住这一个洞口,又不是只守不攻,他会把一挂人类庆贺节日的鞭炮,拴在一只事先逮住的小土拨鼠的尾巴上,然后燃着爆竹,放开他,小土拨鼠受了惊吓,就会直奔洞里找妈妈,那么家里有多少土拨鼠都会在呛眼的煙雾下窜出洞口,一个家族就这样毁灭了。

土拨鼠看到这儿哭了,他浑身颤抖着,他不知道他的家族会不会也是同样的命运。那伙人满载而归,土拨鼠回到家里把这事对妈妈说了,他当然也说了自己的惧怕和担心。

土拨鼠的妈妈身体很虚弱,刚为他生下3个小弟弟,因为奶水不太多,已经有两个小弟弟饿死了。妈妈听土拨鼠把这些说完,撑起身子对他说,人类在自讨苦吃,没了我们,就无法保持生态的平衡。

土拨鼠明白了妈妈的话,他又去站岗了,但是这一次他有些心事重重,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他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这一天清晨,阳光很柔和,四周青草葳蕤一片祥和,是个让土拨鼠忘记灾难的美好时刻。就是在这样的时刻,那伙人又来了,他们采取灌水的方法,灌水当然不如放爆竹了。土拨鼠躲在岩石后面忍不住笑出了声。

忽然他看到一只瘦弱的小土拨鼠拱出洞口,这让土拨鼠大吃一惊,他知道如果这只小土拨鼠也被在尾巴上拴上爆竹,那他的整个家族瞬间就会遭遇灭顶之灾。

土拨鼠按捺不住了,他必须在这一刻力挽狂澜。如果可能他想和人类谈判,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换得和平也在所不辞。

就在那几个少年往小土拨鼠的尾巴上拴长长一串红色爆竹时,土拨鼠箭一样窜了出去,他直奔那双绑爆竹的手,用他好看的两颗小门牙死死地将它咬住。少年松开了小土拨鼠,小土拨鼠连滚带爬回到洞中。

但是土拨鼠无疑被捉了,尾巴上拴爆竹的事也不能幸免了。

土拨鼠没有反抗,他很驯服,爆竹像风筝的尾巴一样牢牢地固定在他的尾巴上,这时候土拨鼠抬头看了看天,他很希望这时的天空真出现一只风筝,他好和它媲美一下,看谁飞得更高。

爆竹点燃了,一阵震耳的鸣响如同打雷,土拨鼠没有跑,更没有回洞,他镇定了自己,任那爆竹一点点接近自己的身体,然后奋力一跃,跳上了那些惊慌失措的人们高高的肩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mg4155手机版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