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yongchang.com

马场里的大多数马

吉哈德说,他前半生的辉煌是马儿给的,现在,该为它们做点儿什么了。

第一次看见大海先生,是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一处军马场。因为战乱,两年多来,马场鲜有访客。难得有外国人到访,驯马师吉哈德请出了大海先生陪我跑圈。大海先生非常绅士地驮着我,不疾不徐地在马场里遛了两圈。阿拉伯马性子烈是出了名的,不仅如此,它们还很聪明。它们常常摇头晃脑地试探你,一旦叫它们发现你是新手就调皮捣蛋,不是使唤不动,就是撒欢拼命加速奔跑。要是它们喜欢你,也就捣捣蛋;要是碰巧不喜欢你,那么,你可真要当心了。所以一直以来,驯服阿拉伯马都是令中东男人为之着迷的事情。

在叙利亚的两年时间里,大海先生没有耍过任何小脾气,我轻轻一点缰绳,它就能明白我的意图,以至于我一度以为自己的马术精进了不少,直到回到迪拜,在沙漠里野骑的时候被一匹小驹子折腾下来,才越发感念大海先生的素养。于是,看望大海先生,成了我在叙利亚工作之余不多的乐趣。

大海先生毛色发亮,身形矫健,奔跑起来如离弦的箭一般迅猛,速度“秒杀”马场里的大多数马;而当我趴在它身上,搂住它的脖子休息的时候,它又会变得特别温和,大气都不喘地慢慢溜达。大海先生年轻的时候可是获得过无数冠军的,只可惜现在叙利亚打仗,它没有了用武之地。让一匹冠军马陪我练习,这恐怕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不会享有的待遇了吧。投桃报李,每次去马场,我都会带两个苹果,掰成小块喂它。

阿拉伯马在叙利亚的地位并不亚于拥有数千年历史的文物古迹,在巴尔米拉惨遭极端武装炸毁的同时,被誉为“活化石”的阿拉伯马的生存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吉哈德原先在离巴希尔马场不远的山头上有一片自己的马场,养着近百匹血统纯正的阿拉伯马。4年前,那个地方被反对派武装占领,大多数马匹被卖到了别国或者被杀。他冒死跑回去抢了十多匹马,转运到了巴希尔军马场。

阿拉伯马有着世界上最优雅的体態和最强大的基因,全世界超过95%的纯种马的父线都是源自达利阿拉伯的血统。

叙利亚人对马有着特殊的感情。“我们都把马看成自己的孩子,过去人们都把马养在家里。”吉哈德一边牵着马儿,一边兴致勃勃地向我比画,“如果我的卧室在这边的话,马的房间就在隔壁,它有什么响动我都能听得见,它就是家庭的一员。”

巴希尔军马场现在接纳了三四百匹阿拉伯马,马儿虽然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但是饲养它们并不容易。“马饲料的价格翻了20倍。”吉哈德抱怨道,“农田大多在大马士革郊区,被反对派武装占领,基本停止了生产,所以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合适的马饲料。”更糟糕的是,军马场位于近郊,时不时就能听到炮火的声音,怀孕的马匹也出现了各种战前没有过的状况,胎儿畸形、流产时有发生。

“现在叙利亚的情况那么差,你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继续自己的事业呢?”吉哈德拍了拍大海先生的脖子,说:“我年轻的时候,大海先生陪我拿了一个又一个冠军,去了一个又一个地方,我周游世界的经历几乎都与马有关。现在,该是我回报它们的时候了吧。你不知道,每次看到大海扑闪着眼睛望着我,我就走不动了。”

没有了掌声和关注的日子,大海先生倒也逍遥自在。吉哈德说马一辈子能记住400多个人的面孔,不知道多年以后,它还能不能记得我这个曾在战争年代给它洗澡、喂苹果的中国姑娘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mg4155手机版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