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yongchang.com

偌大的大同水库

三月里,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去三山坳采枞树菇。

我們起了个大早赶到大同水库的渡口,请求摆渡人把我们送到三山坳的入口。

偌大的大同水库,只有一条孤零零的渡船,渡船上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摆渡人。

摆渡人的胡子、头发全白了,他看起来跟他的渡船一样老,悠闲地坐在船舷上抽着旱烟,长竹篙还没有被打湿,看来今天他还没做成一笔生意。

听我们说要去三山坳,摆渡老人头也不抬地伸开五个手指,那意思是管我们要五块钱渡费。

爸爸一咬牙,说:“行吧。”

爸爸又说:“下午三点,还得麻烦你去三山坳把我们接回来。”

摆渡老人又伸开五个手指。

真是个势利眼!

爸爸又咬咬牙,说:“行。”

摆渡老人说:“钱得现在就给,不给钱就不撑船。”

爸爸气得牙痒痒,没想到大清早就碰到这么个难缠的家伙,但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付了钱。

我像麋鹿一样兴冲冲地跳上渡船,船很快就开了。令人想不到的是,骨瘦如柴麻秆一样的摆渡老人,撑起船来却是虎虎生威。他将长长的竹篙插入大同水库的库底,再用力一撑,我们的船便像大鱼一样向北岸游去。

三山坳的枞树菇是天底下最好吃的枞树菇。我相信,只要你喝过一碗枞树菇汤,你就会整天盼着喝第二碗。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盼望中决定去采枞树菇的。

船终于靠岸了,我们迫不及待地跳下了船。

“老人家,别忘了下午三点来接我们。”临下船时,爸爸仍不忘提醒摆渡老人。

“不会忘。”摆渡老人头也不回地撑着船往回走,“我在大同水库撑了一辈子船,还没有过这样的事。”

老人的船开走了,我们也急不可耐地钻进了树林采蘑菇。

时间就在我们不知疲倦的采集中到了下午三点。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树林赶到河边,却不见渡船等在那里。

摆渡老人当真把我们给忘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我们站在岸边一直等了三个多小时,连船影儿也没看到。

“早知道他是个势利的人,肯定不会来接我们!”爸爸气咻咻地说,“这种人啊,一点儿诚信也不讲,当初就不该先把钱交给他!”

就在这时,我似乎看到大同水库的水面上亮起了一星微火,一只船掌着渔灯向我们开来!

船越来越近,终于靠岸了,我们借着渔灯看清了摆渡人的面庞,摆渡的不是先前的老人,而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不好意思,现在才来接你们。”摆渡少年说。“怎么搞的,现在才来!”爸爸生气地说。

“实在对不起,我爷爷在大竹垸挖野竹笋时不小心摔断了腿,来不了了。我们本来要把他送到镇上的卫生院去,但他说他早上答应了几位渡客,嘱咐我今天无论多晚也要先把你们渡回去,他自己还躺在大竹垸的泥地里……”少年说着流下了眼泪。

我看见爸爸坐在船舱里慢慢地低下了头,他一定是在为错怪渡船老人而羞愧吧——我们总是自以为是地错怪一个好人。

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大同水库早已干涸,河上早就没有了渡船,但我依然会想起那两位摆渡人,以及黑夜里的那盏渔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mg4155手机版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