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yongchang.com

刘平也就随了媳妇的愿

刘平也就随了媳妇的愿。内容来源:蒋先平,图文综合自网络

一晃刘平已经好些年没回老家了。

刘平的老家在东北一个偏僻的小村,从小刘平靠着刻苦勤奋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找到一份工作,又在那里收获了爱情。媳妇上海本地人,家庭条件不错,结婚的房子车子都是岳父岳母帮着购置的。

还是结婚那年,刘平的父母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赶到上海,参加完婚礼又急匆匆回去了,说是地里的苗该铲了,耽误不得。刘平只好给二老买了回哈尔滨的动车票。上了车母亲还在唠叨这动车票太贵了,还是来时的慢车便宜,父亲也直骂他败家。

结婚四年,四个春节刘平一次老家也没回去过。头两年媳妇说过年从没离开过父母,有些舍不得,刘平也就随了媳妇的愿。第三年,刘平已经做好媳妇的思想工作,可公司临时接到一笔大额订单,刘平负责组织生产,只得把提前买好的火车票退了。去年腊月二十八,刘平才从国外进修回到上海,找黄牛花高价也买不到火车票,飞机票同样一票难求。

2019年春节前,刘平早早买好三张火车票,还跟公司领导打了招呼。领导说:你就放心吧,公司有天大的活也得让你回家过年。

直到小年,父母还没有打电话问刘平今年过年的打算。媳妇猜测:“可能两位老人有些不高兴吧,以为问不问都一样,咱们也回不去。”刘平说:“那咱们也不给他们打电话,给他们一个惊喜。”

腊月二十五这天,刘平一家三口高高兴兴踏上了返乡路。

一路风尘,刘平带着媳妇、领着四岁的儿子在老家县城下了火车。走出检票口,在熙熙攘攘的站前广场,刘平正准备打辆出租车回村里,突然手机响了。

“平子,我和你妈在火车站呢。”电话那头,父亲依旧是大嗓门。“爸,我们刚到站,正在站前广场呢。你们是来接站吗,你们咋知道我们回来了啊?”刘平惊讶地说。

“啊,啊……”电话那头传来父母连声的惊叹。“爸,我们就在当年你送我上大学时买水果的那个电话亭旁边等着,不见不散啊。”刘平兴奋地冲着手机喊道。

“平子啊,我和你妈在上海火车站呢。”父亲喘着粗气说。

年初这起乌龙事件,以刘平一家火速赶回上海结束。如今又到了年底,刘平早早开始计划,只为保证万无一失:这个春节,我非回老家过不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mg4155手机版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