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yongchang.com

冯国璋奉命统领北洋第一军前往镇压

民国风云,各色人物之中,冯国璋算是一个有趣的实在人。

冯国璋早年毕业于北洋武备学堂,后随袁世凯编练新军。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冯国璋奉命统领北洋第一军前往镇压。

冯国璋号称是北洋三杰龙虎豹中的豹,到了战场上,他只想着打胜仗,保住清王朝,根本没领会袁世凯的意图。出发前袁世凯给他下达的六字方针是慢慢走,等等看,可他到了武汉就一鼓作气连下两镇。

11月27日,就在他又一次大败革命军,攻占了汉阳之时,袁世凯却把本来非他莫属的湖广总督一职授予了第二军军统段祺瑞。

不久,冯国璋被调回北京,负责统领一万二千人的禁卫军,掌握京畿防务大权。袁世凯迫清帝退位时,遭到禁卫军官兵的反对,冯国璋亲赴禁卫军总部召集全体官兵,以其身家性命担保,帝号不废,两宫保全及禁卫军待遇皆担保到底。

1913年7月,黄兴在南京宣布讨袁,冯国璋指挥北洋军攻下南京,袁世凯本来打算在攻克南京后任命冯国璋为江苏都督,然而事不凑巧,因为冯国璋在攻占南京前夕,允诺了张勋提出的先攻入城者为都督的协议,张勋不惜辫军惨重伤亡,抢先一步攻入南京,冯国璋只得保举张勋为江苏都督,他自己北上继任直隶都督。

然而,张勋治军无方,部下抢劫日本店铺并伤了人。日、英、美等国公使以张勋在南京其侨民生命财产得不到完全保证为由,向袁世凯施加压力。于是袁世凯任命冯国璋出任江苏都督,改任张勋为长江巡阅使,让张勋带着他的辫子军驻防徐州。

民国四年,当冯国璋听闻袁氏父子在京策划帝制的消息后,十分惊讶。1915年6月,冯国璋决定进京了解内幕。

在北京见到袁世凯之后,冯国璋问:外闻有总统要改帝制的传说,不知确否?袁世凯答:华甫,你我都是自家人,我的心事不妨向你说明,历史上开创之主,年皆不过50,我已是将近60岁的人了,鬓发尽白,精力也不如昔。大凡想做皇帝的人,必须有个好儿子,克绳基业,我长子克定脚有毛病,是个无用的跛子,次子克文只想做个名士,三四子都是纨绔,更没出息。我如果做了皇帝,哪一个是我的继承人呢?将来只能招祸,不会有好处的。

从此以后,无论外界如何谣传,冯国璋坚信袁世凯是铁定不会称帝的。冯国璋还到处为袁世凯辟谣,见了人就替袁世凯辩解。当时很多人都笑话他太听袁世凯的话了,所以也不知是从何时起,北洋三杰龙虎豹就被改叫龙虎犬了。

冯国璋回到南京后,北京筹安会即公开倡导恢复帝制,冯国璋不敢不信又不敢全信,只得去密电向总统府机要局询问,不久得到事出有因的答复。

民国五年4月1日和16日冯国璋致电劝说取消帝制后的袁世凯退大总统位。

冯国璋说:我是他一手提拔起来而又比较亲信的人,我的电报对他是个重大打击。我们之间,不可讳言是有知遇之感的。论私交我应该拥护他的,论为国家打算,又万不能这样做,做了也未必对他有好处,一旦国人群起而攻之,受祸更烈。所以,我刚才考虑的结果,决计发电劝袁退位。

袁世凯死后,黎元洪出任总统,冯国璋被选为副总统,在南京宣布就职,仍兼江苏督军。

不久,黎元洪与段祺瑞的府院之争,引发了张勋复辟,段祺瑞镇压了张勋,再造了共和。于是黎元洪辞职离去。

黎元洪去职后,段祺瑞发了个电报给在南京的冯国璋。内容只有四个字:四哥快来。老冯当然知道四哥快来是什么意义。当总统呗。于是他兴高采烈地跑北京去做总统了。

1917年7月6日,冯国璋以副总统身份代大总统之职。他原本以为做总统可以威风八面的,他却没想到事与愿违。

民国时期的老百姓是可以办报纸的,那时候的记者是无冕之王。他们什么人都敢骂,冯总统当然也不例外,有个记者公然在报纸上骂冯总统是狗!这可把冯总统气坏了。我是总统唉,你居然骂我是狗。但根据民国的法律,冯总统无权动用警察去抓那个记者,他只能去法院告那个记者侵犯名誉。

于是,堂堂总统,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一样在法庭上委屈地告诉法官说:他骂我是狗。法官最后居然没给冯大总统面子。法官说:北洋三杰龙虎犬,你冯国璋就是狗嘛,人家说你忠心耿耿呢。于是判记者无罪释放,连道歉都不需要。

老冯做总统第二年,华北地区大旱。按照惯例,以往大旱,皇上是要去黑龙潭求雨的。有幕僚建议冯总统为黎民百姓作想去求一下雨。于是,老冯在那么热的天,穿得那么隆重,累得满头大汗,热得头重脚轻,去为百姓求雨。

结果报纸开骂:说大旱肯定是冯总统无德无能的结果。批评冯国璋干不了正事,只知道学封建帝王搞封建迷信。

事有凑巧,冯国璋求雨后,居然真的下雨了。报纸又开骂,说文明盛世,总统还那么封建迷信,老天爷是气哭了。老冯看了报纸当时就晕了过去。读到这,我也晕了,怎么民国时,嘴大的是老百姓,而不是总统。

此外,在民国做总统,收入是很低的。黎元洪为什么没有留恋地挂职而去,一是因为总统没有权。当时的民国是府院制,总统的权力是受到制约的,他说了不算的。二是收入低。黎元洪当总统时就多次向人抱怨政府给他的工资不够花,他每个月都要自掏腰包贴钱。

冯国璋当了一阵子代总统后,也发觉薪水不够花,于是他开始经商投资,参股挣钱。

清末民初,正是民族工商业发展迅速的时候,经商总能赚到钱。可他是大总统,许多人劝他,这样经商不好,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冯国璋可不管那一套,他直接对别人说:我花自己的钱,做自己的生意,惹着谁了?我自己都活不下去了,还当啥总统?

原来,冯国璋当上总统以后,以前曾经跟随他的老部下,有的过的实在是清苦,便过来找他,希望他能资助一下。冯国璋知道,这些老部下以为他当上总统,国家的钱就是他的,应该有很多钱,能资助他们。冯国璋没法和这些部下解释,不过他很讲感情,只好自己经商并专设一笔财务用于资助自己的老部下。有一些亲随的,一笔就是几千,有些不太亲的,见面就是几百,对于那些过的清苦,又不到京城来找他的,冯国璋只要了解情况,一般都是几千标准差人汇过去。

冯国璋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为了挣钱,他也真是用尽了心机。比如,他把中南海里明清二朝放养的鱼全给捞出来了,然后命人在市场上出售,一时间北京各处都在叫卖总统鱼,北京的饭馆里,尽是中南海的鱼。有人整了一副对联嘲讽说:宰相东陵伐木,元首南海卖鱼!

北京的老百姓一边吃一边编民谣唱:北洋狗尚在,总统鱼已无。冯听到后,只能装聋作哑,因为打官司肯定又是不了了之。

冯国璋经商,收取利益肯定是主要原因,但他利用经商帮助亲戚和老部下,确有值得肯定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冯国璋在任上没有贪污受贿之事,也没有假公济私的议论。

读民国的历史,有时总会让人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mg4155手机版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