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yongchang.com

也像个医生一样站在手术室里

引导语:一定要保住我爸爸的生命,我宁愿要活着的哑巴爸爸,也不要死了的爸爸!

手术室门外总挤着不少家属,他们个个焦急地等在那里,望着关闭的大门,猜测着亲人在里面是凶是吉。我有时觉得这些家属数小时站在那里,绝对是一种徒劳。反正患者推进手术室里,一切都交给医生了,你们老老实实地坐在休息区等消息呗,站在门外有何用?但其实不然,有时这些站在门口的家属还真就能派上用场。

当年我女儿出生时,我也站在妇产科手术室门外,傻瓜一样巴望着。突然,一个正在生孩子的产妇,出现特殊情况,必须抢救,但全力抢救孩子可能会牺牲产妇的生命;全力抢救产妇,又可能会使孩子夭折。于是医生就飞速打开大门上的一个小窗洞,喇叭同时就高声喊着产妇老公的名字,然后告诉这个惊慌失措的老公,手术中出现了情况,当然,医生会全力抢救产妇和孩子,可一旦出现不测,要牺牲一方,你是要保孩子还是保大人?老公一愣,立即就说坚决保大人。因为他毕竟没见过孩子的面,没有多少情感,再说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老婆活下来,还能再生。但这时站在一旁的公婆,竟说出保孩子的话。因为已经知道儿媳怀的是男婴,所以想要抱孙子。这时我非常愤怒,恨不能冲上前去质问,如果是你女儿在里面生孩子,你还狠心牺牲你的女儿吗?

今天,我以采访者的身份,全身披挂消毒服装,也像个医生一样站在手术室里。毕竟有过站在手术室门外的经历,所以就注意到门外,还像当年一样站满了可怜巴巴的家属。手术台上躺着的是一位患甲状腺癌的中年患者,他的甲状腺肿瘤早些年就检查出来了,但因为害怕手术,总是下不了决心。最终他觉得咽喉处出现难以忍受的滋味,甚至吞咽食物都有障碍了,这才横下一条心,接受甲状腺肿瘤切割手术。主刀医生小心地切开皮肤,细致地剥离血管和肉体,当看到肿瘤时,才发现情况比超声显示的程度还要严重,患者的咽喉神经已经包裹在瘤体里面。面对这个难题,主刀医生停下手术刀思考了一下,肿瘤当然要彻底清除,但如此紧密地缠绕在咽喉神经上,弄不好就会损伤神经。那样的结果就是患者声音变哑或失语。是救命还是保说话的声带?助手对我说,要是在过去那些年,手术就会继续照常进行,当然要切割肿瘤,同时也要保声带。但生命是排在第一位的,如果要将肿瘤清除干净,不得不牺牲声带,那也得牺牲。可现在医生就有些缩手缩脚了,医患矛盾事件时而见诸报端,倘若肿瘤彻底切除,将声带损伤,患者成了哑巴,家属要是告医院得赔偿,那这个医生可就倒霉了。(人生励志文章 )

主刀医生快速走到手术室门口,打开对话的小窗洞,与家属商量。但没想到,外面的家属来得太多,这个患者的父母、妻子、兄妹们全来了,他们听完医生的问话后,七嘴八舌,拿不定主意。有的说肿瘤能切多少就切多少,绝不能伤了声带。有的甚至说干脆就停下手术,将刀口缝合,回家养着,活一天算一天吧。这样的意见当然不可行,此时患者躺在手术床上,脖颈上已经开了刀口,时间相当紧迫,医生又不敢催促,真是急死个人。猛然间,患者很小的女儿挤上前来,斩钉截铁地说,医生叔叔,你就大胆地手术吧,一定要保住我爸爸的生命,我宁愿要活着的哑巴爸爸,也不要死了的爸爸!女儿才十来岁,可这银铃般的声音,却警钟一样震撼。主刀医生非常感动,他说,你们放心,我会尽最大的力量来保住声带,只是一旦这时女儿突然热泪盈眶地说,医生叔叔,快去给我爸爸手术吧,我决不会怪你!

也许是感动的力量,也许是精准的医术,总之,肿瘤最终被彻底切除,而声带却没有半点损伤。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mg4155手机版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